区间集logo
两会后,Token是否会走向自我监管?
区间集小智 · 7月前 区块链 数字货币 15858






2017年以来,已经有不少国家明确表明了其对于通证发行的监管态度。其中对我们来说比较重要的,是中国的态度和美国的态度。中国的态度简单明了。2017年9月4日,相关部委联合发文直接规定通证发行是在中国是不被允许的。而美国的证券交易委员会在2017年7月25日发布了关于DAO的报告中第一次提到并在其后的若干报告中也一再强调,部分通证发行可能会被认为是证券发行,需要根据现有的证券法进行监管。

国际上,对于通证监管有三种状态:第一种是完全禁止发行,例如中国、韩国等;第二种是对部分通证发行作证券发行进行监管,主要有美国、香港、新加坡和瑞士等国家和地区;第三种是若干国家和地区正在加快对于加密货币和通证发行的相关立法





罗列各国的监管态度不是本文的重点,我们在这里要讨论的是这些监管的思路。上述这些监管态度,都可以归纳为“用老办法解决新问题”,即用现有的监管条规去解决通证发行这个新问题。除这个思路以外,有些国家对通证发行的监管采取了另一种思路,“用新办法解决新问题”,觉得用现有的监管条规可能不足以解决通证发行这个新问题,需要找到新的监管条规和方法。

这种思路在具体监管方式上的一个体现是用“沙盒”的方式进行创新监管。沙盒监管,简单来讲,就是让创新者,在风险可控的环境中和监管部门的监管下,进行创新实验,而监管部门根据这些实验分析讨论如何对创新进行监管。这个方法最早由英国在2015年11月提出,并不特别针对区块链或通证发行,而是针对各种创新。在英国首先提出沙盒监管方法以后,其他若干国家也进行了效仿,用以研究讨论对创新的监管。

“用新办法解决新问题” 的思路还在直布罗陀的数字货币立法中得到了体现。2017年12月15日,直布罗陀颁布了其对数字货币的立法。有意思的是,这个立法的最核心的内容不是具体的条文,而是九个原则。这九个原则大概可以归纳为:
1、诚信
2、公平
3、财务充足
4、勤勉
5、客户保障
6、良好的内部管理
7、高标准安全措施
8、防止金融犯罪
9、备有应急预案
这九个原则可以视为现有的金融法规的底层逻辑。直布罗陀的立法者希望先明确原则,让数字货币经济实际运行起来,然后在实际运行中找到能够体现原则的具体监管条规和办法。

我们可以看到,监管通证券发行的思路既有“用老办法解决新问题”,也有“用新办法解决新问题”。但是,就其本质而言,这两种思路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即认为通证是个“问题”,需要监管机构对其进行监管才可以。这种思路可能没有考虑到通证和传统证券的一个重要区别 - 传统证券无法自我监管,而通证可以。其可能本身就不是个“问题”。






现在大部分的通证发行,在通证底层的区块链程序上,都选用了以太坊推出的“ERC20” 标准。有一部分通证运用了更新的“ERC223” 标准。这两个标准,从技术上来讲,就只是保证发出的通证具有比特币一般的分布式计帐功能,还没有做到自我监管。 2018年1月6号,以太坊的发明者,Vitalik Buterin,发布了一个新的通证标准,“DAICO”(意为DAO加ICO)。

这个新的通证标准的创新点在于,符合该标准通证的发行筹集到的“资金”不会直接交给发行人,而是交给通证的智能合约进行管理。管理中有个重要变量,“tap”。这是发行人每一秒钟可以从智能合约中提取的资金量。在融资完成以后,发行人可以在该等限制下从智能合约中提取资金。另外,这个合约里,还有随着项目的进度需求由投资人调高(注意不是调低)“tap”的机制。在特定情况下,投资人还可以决定完全地撤回剩余资金。





在解释这个新标准的时候,Vitalik说,这个标准可以避免两个最大的恶意攻击风险(通过在投资者中拿到51%投票)。一个是攻击者将所有的资金转给其控制的第三人,另一个是攻击者将“tap”额度调低(注意上文中投资人只能调高“tap”额度),从而使资金永久的滞留在智能合约中。

如果套用相关法律逻辑,这个标准建立了一个独立第三方监管,即那个智能合约。而各种投资法律要解决的最主要的问题之一的“受托责任”(Fiduciary Duty, 简单的讲,就是拿了投资人的钱不办事)通过这个独立第三方监管的方式来处理。请注意,笔者并不认为这个标准完全解决了项目管理方面的问题。用独立第三方监管解决“受托责任”问题可以是矫枉过正。第三方监管可能会影响发行人在项目管理经营中的主观能动性,而在一个瞬息万变的商业环境下,这种主观能动性是一个商业体能否成功最为重要的因素。美国法学院在教授公司法时,第一堂课就是“管理者自主决策原则”(Judgement Rule)。另外,即使第三方监管解决了“受托责任”问题,而且还是免费的,也还会存在投资人的管理方面的一些问题:由于投资人过于分散而产生的共同所有难题(Problem of Common),还有由于通证在项目很早期就具有流动性造成的投资人从一开始就对发行人监管不足的问题。

技术和法律的细节都可以继续讨论和深化,但是这个新的通证标准的出炉,表明通证本身可以具有自我监管的功能。对该等通证发行的监管思路,可以由“解决通证这个问题”,变为“让通证本身就不是问题”。








从法律适用上来看,如果真的能把全套相关法律的条款或原则都体现在通讯的底层程序中,对这样通证的发行还需要监管吗?其实答案很有可能是“还需要”。对照现行的相关法律, “认识你的客户”(KYC)、“反洗钱”(Anti-Money Laundry)和“反恐融资”(Counter-Terrorism Financing)的有关监管是针对投资端的,至少它们需要在通证自我监管以外进行。此外,还有最佳监管问题需要考虑,不是所有能够做的就是应该做的。有些监管通过机构监管更好,那就应该用机构监管,如果用自我监管更好,那就应该用自我监管。所以,我们设想,未来的通证发行的监管体系应当是一个机构监管(以新的条规为体现)和通证自我监管(以新的程序为体现)的结合。至于怎么样相结合以及完全合规的通证发行何时出现,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区间集每周会推出区块链法律专栏——区区说法,欢迎大家关注!






作者: 区间集小智

热点快讯

code
cod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