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间集logo
区块链养猪手册 | 熊市之下,区块链最佳的应用场景是养猪?
区间集 · 7月前 区块链 38412


作者/养猪人老王 设计/大脚 编辑/Tom 


 区块链这个词神秘、乌托邦、科技、高大上。经常遇到区块链大咖们,他们必自称一句:我是做区块链的,我不和币圈的人接触,他们不仅LOW,而且还在祸国殃民。 


寥寥几语,瞬间给自己的逼格里贴上“区块链”的金子招牌。然而往往这时,你要问他一句,现在您的区块链项目进展如何,是否盈利,他的回答又会是一套去中心化、打土豪分田地、人类最大的社会革命、社会大同等等满含情怀的构想,其高屋建瓴言论直插云霄,仿佛是一尊“区块链天使”,就差拯救绿油油的韭菜于水深火热之中。 


作为刚刚了解区块链的养猪人,每每听到这样的言论,深感自己对于区块链理解十分鄙陋。很长一段时间,我固执地认为区块链最好应用场景是养猪产业,这项技术应该先在猪场“试验”几年,再以“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之势推广到金融、游戏等产业,实现从农村包围城市的伟大战略。对此我深信不疑。 


之所以有这样的看法,是基于深耕养猪产业十年的切身体悟。十年来,踏遍了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土地上的养猪场,视察了7亿多头生猪,内心一直在苦苦思索:有什么办法能让天下猪仔们健康快乐度过一生呢? 



 不健康的“老朋友” 


 猪是许多人的“老朋友”。 


 在人口密集,资源紧张的古代,饲养成本低廉的猪贡献了自己宝贵的胴体,成为中华民族最主要的蛋白质来源。 


根据史料记载,有唐一代,养猪产业达到鼎盛时期。以唐德宗李适(公元 742—805 年)为代表的君王亲自厘定养猪规模,严格管制不得超标。尽管李适那时还没有产生生态养猪学,但他就懂得用生态学的理念元素,控制养猪规模以保护环境、人、猪之间的平衡关系,并且制定了可持续发展战略、生态文明战略。 


 在唐皇的励精图治下,5000多万人养了3000多万头唐猪。随着丝绸之路销遍各地,举世盖无竞争对手,声名威震海内外。 





 

千年后的现代,随着改革不断推进,人们对猪肉需求与日俱增。从70年代末至今,我国人均猪肉消费增长了7倍左右,达到40公斤每年,而一个美国人一年只能吃掉27公斤猪肉。我国每年生产五千万吨以上的猪肉,是美国猪肉产量的五倍。这个世界上的每两头猪中就有一头被送上中国人的餐桌。 


虽然猪的数量在增长,但养猪业的模式在某种程度和1000多年前相似,散户依然占据着半壁江山。他们不仅缺乏科学的喂养方法,还给猪喂食地沟油和抗生素。从这个层面上来说,人现在吃的猪肉品质可能还不如1000多年前的唐朝。 


养猪业效率低下、质量不佳、几乎毫无管控,是很多人对养猪产业的槽点。由此,有了丁三石“八年养一猪”光辉事迹。 


 作为一名养猪人我经常会慨叹:为什么人类历史在进步,“猪类”历史却在退步? 


 化学肥料的出现让积肥丧失了经济意义,猪不再是农户家忠诚的伙伴。散养猪成为了一种商业行为,目的在于出售生猪,换取收入。 


在5000万个猪场中,年出栏量50头以下的散养农户占了4800万家,他们为市场提供了30%的生猪;年出栏量在50-500头的小型养殖场也供给了30%的生猪;只有40%不到的生猪来自年出栏量500头以上的养殖场。 




 老汉骑猪 


 为了扩大利润,很多小规模养猪场充分利用了“聪明才智”,以对抗高成本。在猪饲料中添加抗生素是思路之一。 


 抗生素除了能防治细菌感染,还被发现具有促生长的效果。为了能让猪在恶劣的环境中茁壮成长,很多养殖者在常规饲料中直接添加过量的抗生素。 


 虽然欧盟在上世纪70年代就禁止了这一行为,但在,在饲料中添加抗生素作为促长剂是常规的做法,更有一些养殖者使用人用抗生素喂养生猪。 


 据说,全球一半的抗生素在被使用,而的抗生素有一半被用于畜牧业。猪每年大概会摄入19600吨抗生素,带有残留的猪肉只是人摄入这些抗生素的方式之一。 


据估计,一只猪一天通过尿和粪便排泄出175毫克的抗生素,每年生猪排出的抗生素有2460吨。它们进入水井、河流,或是被当做肥料施给蔬菜,造成了严重的抗生素污染。 


在一些地方,餐饮垃圾的处理已经形成了一个产业链。被回收的餐饮垃圾先经提炼,得到了供人食用的地沟油。养猪业则成为了地沟油生产的下游产业。这样的猪肉我是不敢吃的? 


当然1000年来,养猪产业不是一点进步都没有。但在在滥用药物、品质保证方面等方面,养猪业可能确实还不如1000多年前的唐朝。每每见此,我都在想: 


 呜呼,何日才能让中国猪的声名像唐猪那样再次威震海内外? 



 区块链如何养猪? 


 尽管养猪产业存在很多问题,不过却是一个巨大的市场,粗略估计拥有数万亿市场空间潜力无限;而区块链或许是释放养猪产业潜能的超级武器。 


 比如,可以通过区块链技术实现猪肉溯源,这将会大大提高进入老百姓餐桌的猪肉类质量,进而从侧面提升猪友们的生活质量。 


通过区块链技术可以让全程记录幼猪从入栏、到长大的、经过屠宰运输、甚至进入到用户餐桌等过程的全部信息上链。让每一头猪在生命旅程中不同阶段数据都有迹可寻,从而建立完善的溯源体系,实现猪即数据的伟大构想实验。由于不用顾虑猪友们的隐私安全,实现猪的数据公开透明并不是什么难的事情。 





 

除了溯源,或许还可以区块链技术革新现有的养猪产业模式。作为一名资深养猪人我想说,生猪出栏后,要先后经过猪经纪、猪贩子、屠宰场,再到一级二级批发商和零售终端,会被中间商层层盘剥。 


区块链技术恰可以解决此类问题。比如,让每头猪和其利益方进行直接关联,让养猪场变成第三方养猪平台,帮助别人养猪,只要对猪进行统一的料理、照顾即可,而不用承担过多的风险。 


由此甚至可以实现,每个人自己都可以养猪,只需给养猪户进行适当的付费即可。在猪圈上装上摄像头,再通过猪脸识别技术,猪的所有者可以在远在家中就可以查看自家猪的生长状态。而通过发猪币的方式,就允许用户与用户之间进行的猪猪交易,让猪不仅具有商品属性,还具有了金融属性。这样,对于猪的消费者而言,他的身份角色发生了变化,成了投资人。如果生长数据显示猪非常健康,那么他就讲获取一定增值收益;如果没有猪的资产上链,是很难实现这一点的。 


通过区块链养猪不仅会对人的健康有利,还会对猪的健康产业积极影响。现在,我国猪场行情困难,打猪、骂猪、粗暴运输等不文明行为多有发生。栏舍密度超标,高密度的限位栏等监狱式设备十分普遍。尤其严重的是宰前场景血腥残酷,有些猪未宰先死,死于惊恐。 


如此手段就是好猪也杀不出好肉来。作为一个文明古国,礼仪之邦,岂能容忍此等落后、愚昧、对猪十分不友好的陋俗呢? 


作为养猪人热切希望通过区块链技术,保证猪在他们短暂的一生中干净的生活场景、有欣赏(音乐)、有感情交流(母子间、公母间),因为唯有如此才能彻底脱离亚健康状态,生产出高质量的猪肉提供给人类。此可谓仁“技”施于猪,惠于民也。 





 

时下,据说已经有不少的热血青年投身到区块链养猪产业,对于这些热血青年,作为养猪产业的老人我的建议是,养猪产业的未来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终归是你们的,你们是养猪产业早上七八点钟太阳,你们应该走自己的路,用区块链之长,恢复唐猪的辉煌历史,让区块链养猪载入史册。 


有道是:秦汉名豚万国追,唐肥宋瘦雪花飞。猪市三九严冬过,不信春风唤不回。莫道汉家土猪少,十年之后再生辉。 


 这一天到来之时,作为养猪产业老人我会感到深深的欣慰和自豪,因为你们比那些经常在公众场合抛头露面的各路专家学者、区块链KOL领袖们要强很多,你们在真正做事,真正的养好猪。 


 而那些在公众场合以“区块链”增加自己逼格的人们,我想真诚地对他们说: 


 区块链的美好明天是干出来的,不是打打嘴炮让自己迅速蹿红。如果你们有一天,能带着类似这样的骄傲地说,我用区块链让天下之猪活得健康,死的痛快,让它们有尊严地完成身上的历史使命,这才算是真正有逼格的人。





注:本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请勿对号入座。 




声明:本文系区间集原创稿件,版权属区间集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已经协议授权的媒体下载使用时须注明"稿件来源:区间集",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作者: 区间集

热点快讯

code
cod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