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间集logo
公链纸牌屋
区间集 · 8月前 区块链 数字货币 50952


作者/雨凡 编辑/Tom 


大概一周前,V神戏谑孙宇晨靠复制粘贴发财,而后者却打起了太极,只说很感谢你啊,我学到了很多,我们跟以前不一样了呢。 




同时间,EOS开发团队发布了EOSIO Dawn 3.0,大选在即,薛蛮子公开站台EOS联盟参选21个超级节点。其他的中国候选人还包括: 

EOSLaoMao(老猫)、 

EOS.CYBEX(暴走)、 

EOS Cannon(胖哥)、 

OracleChain (老狼)、 

Chainpool(何琼)、 

 EOS Gravity(引力区)、 

 helloEOS(白菜、梓岑)、 

ONO(徐可)、 

EOSeco(易理华)等。 





竞选这件事让我联想到美剧《纸牌屋》,它是Netflix推出的政治题材电视剧,向大家科普美国民主与美国宪政的同时揭露了政坛在幕后的不堪,自播出以来,在全球引起了不小的争议。人们纷纷惊叹的同时,也在感叹其中一些剧情竟然高度写实、甚至领先于现实,展现了高超的预测能力。 


如果我们把公链社区理解为美国,把EOS理解为一个党派,其实就不难理解当下正在发生的事情。以太坊党领袖——V神的理想是我用技术实现一个黑盒,不依赖于投票制,因为投票制不就会引发类似纸牌屋的现实吗?我们强调民主(democracy),但最终民主只能是少部分人决定(plutocracy,富豪统治或财阀统治)。 


 EOS党领袖BM则持不同意见:“看看算力分布吧,POW机制本身就注定了比特币和以太坊将会出现富豪统治的局面。你要用技术迭代解决的话,时间太长,牵动太多,还不如我重新造一个效率高。” 




算力分布图 可能BM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diss以太坊(现在的多数党),因为他之前的两个应用项目Bitshare和Steemit在以太坊上根本无法实现,所以才要做公链操作系统EOS。当然他也diss其他少数党,比如ADA,IOTA等。EOS确实也在资本市场证明了自己,在前十大市值货币中,今年以来跌幅最少,也获得了中国大佬们的支持。 




BM称自己的使命是为生命安全、自由、财产和司法公正寻求最佳解决方案,与V神实际上有着共同的价值观:最小化腐败,最大化自由,只是实现路径有差异。他从自己的开发、领导经验中得到充分的认知,希望技术既具有实际意义又具有经济价值,这样才能实现正向循环,V神的路不太现实有太多的阻碍,这就上升到了政治经济学、社会学范畴。 


美国——美利坚合众国(United States of America)是一个有50州的联邦共和国,每个州有一名州长,两名参议员,每名参议员拥有参议院投票权的1%;参议院议长是副总统,在票数持平时拥有关键的第101票。有人会问,这么少的人,绝对有中心化的问题。那么持这种观点的人也就会认为EOS的21个席位也更容易串通,更容易分叉吧(与联邦发展思路不一致从而脱出,如英国脱欧就算是一种分叉)。 


为什么要这样设计?有的州人口很少,财力也不行,为什么拥有同样的投票权?其实是美国建国之初就考虑到人口较少的州将很难在众议院发出自己的声音,于是才有了参议院。众议院共435席,按照各州人口分配,每两年重新选举一遍,又叫中期选举。目前特朗普所在的共和党在参议院和众议院都占据多数席位,有很多人认为特朗普最近就是因为中期选举即将到来才搞出这么多事情。 


众议院干什么事儿呢?众议院是代表人民的立法机构,英文是House of Representatives,众议院议长(Speaker of House)是美国总统继承顺序的第二位(第一位是副总统)。众议院倾向于保证立法与决策的民主性,参议院则倾向于保证立法与决策的科学性。两院制是目前最主流的立法机构形式,其起源是因为国家的创建者希望拥有一个贴近且跟随民意公论的“人民议院”,防止“精英专制”;以及与一个较为慎重且具贵族气派的参议院,防止“多数人暴政”。 



共识意味着妥协? 


区块链的灵魂是共识,美国的共和制强调的也是共识,但共识往往是最难达成的,因为共识意味着妥协,不再进行对抗。美国参议院有一个有趣的程序性阻挠议事(filibuster),就是某个参议员通过可能长达20个小时的冗长发言迫使大家继续“讨论”而不进入投票程序——美国共和党参议员2013年就连续讲了21小时19分钟。若想强制结束讨论,只能2/3超级多数(supermajority)的议员现场提出制止才可以。事实上,参议院在除预算提案之外的任何重大事务上都是按照超级多数原则运作的,而不是简单多数(大于50%即可)。这种方式虽然效率低,甚至像是闹剧,但它也合理:“宪法制定者的本意就是让参议院成为防范众议院那些匆忙不智之举的堡垒。”根据这种观点,超级多数原则保证了决策的审慎,避免了简单多数原则下的冲动立法与多数暴政的可能性。 


POW和纯POS都可理解成简单多数的投票。BM认为,区块链可被看做是一个广播系统,每个人都在其中收听和记录,我们关心的是谁可以广播,什么时候可以广播。POW依赖于功率最大的发射器,那些有资源掌控电站和发射塔的人可以将别人的信号淹没,所以掌握51%算力的有钱人就可以玩死另外的49%。POS虽然在分配信道方面有改进,信号不会被覆盖掉,但它也要求你不得不7*24/7连续运行,以便在属于你的时间到来时将信号发射出去,结果仍然是掌握51%资源的人将忽略另外49%。 


EOS的DPOS(Delegated POS)类似于参议院的设计,它赋予每个利益相关者对发射器控制人投票的权利。BM在设计时有一个基础认知就是他假设2/3(超级多数)的人都是诚实的好人,开放式、鼓励自由竞争的经济生态将自动对节点(发射器)实现优胜劣汰。 


从政治角度考虑,DPOS可能是颇为正确也实际的路线。但就像有人会觉得20小时的冗长发言是闹剧一样,也有链圈技术大牛对此持有不同意见:“EOS我本人长期不看好,应该是一场闹剧,但是短期内他们圈了那么多钱,真心希望归零前能为社区做点有意义的事情。” 


我们能够理解他的观点,他其实是站在技术角度不认可EOS本身的机制可以承载如此巨额的财富!就像波场(Tron)一样,应用层面的东西可以承载如此巨额财富吗?显然会有更多的程序员要站出来diss了。但你也不能说那些从阿里、美团跳槽去了波场的知名程序员就是白痴啊,因为他们也只是演员啊。孙宇晨写好了剧本,造了势,拿到了钱,就会有演员过去拍啊,谁说一个烂片儿就不能有高票房的?! 




我们不能贸然判断技术演进路线到底是怎样,某些公链币究竟会不会因为社区选择不同的方向而归零。但有一点我们可以判断,在这个进程中就是会有一些项目跑出来成为领导者。就像李笑来在杭州所说:“我们赋予比特币的一些妄想其实并没有成功。以太坊是我们认为有缺陷但是确实火起来的项目。人类史上充满了这样的情况:火爆的不一定是正确的,正确的不一定是火爆的。” 


除了拍片儿挣钱,谁还没有点儿内心戏呢?我们在纸牌屋里见识了各种各样的戏码,你也不能说下木总统太黑,因为他只是为了实现抱负用了些超常规的手段。我们应该也会在EOS超级节点竞选中体会到来自各路人马的政治野心,除去每年将获得238万个EOS收益之外,大家实际上更看重对EOS生态投票权的控制,从而在DAPP生态中有更多话语权,话语权又意味着更多的(你懂的),一部公链纸牌屋即将上演…… 



声明:本文系区间集原创稿件,版权属区间集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已经协议授权的媒体下载使用时须注明"稿件来源:区间集",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作者: 区间集

热点快讯

热文榜

code
cod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