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间集logo
币改第一枪:QOS上线在即 通证经济会颠覆股票市场?
区间集 · 1周前 币改 5236


作者/坎村 设计/大脚 排版/TOM 


随着数字货币的发展,资本市场迎来了一个和股改相对应的新物种——币改。两者不同的是,股改主要是政府层面的力量推动,而币改则完全由民间组织实施。 


7月5日,中关村区块链联盟理事长元道、柏链道捷CEO孟岩联合FCoin创始人张健发布公告表示:互联网和传统企业通过“币改”,将自己的一部分或者全部业务按照通证(Token)经济的思路和模式重构,这是支持实体经济的关键一步。 


Token,也就是所谓的(数字)代币,用来管理平台、给投资者分红、鼓励投资者参与社区建设等,保持整个应用程序是一个完整的生态体系,其本质是数字化的权益凭证。 


一个月快过去了,FCoin倡导的币改迎来第一个项目——QOS公链。最新消息显示,FCoin上QOS私募通道已经关闭,项目即将上线FCoin的币改试验区(C板)。 


业内分析人士认为,FCoin主推的币改最终成功与否,在很大程度上受第一个推出项目QOS影响。如果该项目还是延续币圈过去的发展模式——造项目、圈钱、割韭菜,那么后续的项目就很难获得人们信任,币改也就离失败不远。 



币改第一枪 


对于FCoin币改上第一个拥抱通证经济的项目QOS,媒体对其评价并不是很积极。有区块链媒体这样描述:“白皮书写着是一条公链,技术上没发现什么亮点,团队是传统领域奥马电器过来的,有区块链经历的只有张健一个顾问。”那么QOS实际情况到底如何呢? 


在技术方面,QOS提出了一种双链架构,其白皮书显示,QOS分为独立的业务链和解决业务链互操作的QOS基础链。 


在QOS公链体系中,主要三类角色参与其中:业务参与者、服务提供者、QOS基础验证人。服务提供者在业务链上为业务参与者提供各种服务,代币的状态信息是在基础链上记录完成,由QOS基础链验证人负责打包新的区块链。专家表示,事实上这种双链架构概体系并不新鲜,已有多个项目采用类似双链设计方案,比如Lightchain、SECchain、UGchain、HCASH等。 


与很多其他区块链类公链项目不同的是,该QOS一大亮点是有很多落地场景可以去实践,而不像其他公链还要自己去寻找应用场景,然后一步步去实践。 


QOS应用主要包括场景生态和金融服务。场景生态作为主要的获客渠道,由钱包生活、停车钱包、钱包管家、卡惠等部分组成。其白皮书称,钱包生活活跃商户达到40万,触及C端用户可达5000万规模,停车钱包服务1000万车主。 



 图片来源:QOS白皮书 


 钱包生活是一款本地生活消费优惠加授信平台,简单来说用户在其覆盖的商家消费时,能够享受打折买单和白条消费服务。区间集在APP下载量查询网站酷传上发现,钱包生活累计下载量约为33.88万,而相同应用场景的大众点评、美团累计下载量分别约为26.24亿和52.48亿。 



数据来源:酷传 


相关资料显示,停车钱包(车位管家)应用方式主要是一款针对车主停车的一款音应用软件,相关的竞品市面上也很多,如停车百事通、 鲑鱼科技、小马智停、丁丁停车等。在APP下载量查询网站酷传上,停车钱包的累计下载量约为53.44万。 



 数据来源:酷传 


由此而来的问题是,为何QOS公链能在一问世就拥有落地应用场景的机会呢? 



靠山奥马电器


白皮书显示创始人张哲是前奥马电器副总经理战略发展部总经理,该项目顾问则是奥马电器董事长、钱包金服创始人赵国栋。 



图片来源:QOS白皮书 


QOS项目顾问是其创始人的前老板,这样的关系难免让人心生疑问:QOS项目的靠山是不是奥马电器?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奥马电器是一家A股上市公司,目前处于停牌状态,其主营业务是生产电冰箱、电冰柜。近年来由于白店行业竞争激烈,奥马电器在主营业务方面发展不甚理想,赵国栋“入主”后奥马走上金融科技的发展道路。 


一位前京东高管告诉区间集,赵国栋曾创办过网银在线被京东收购,后任京东集团副总裁(分管京东金融业务),是国内较早做第三方支付的创业者。 


2015年-2017年,在赵国栋带领下奥马电器通过两次收购操作,完成对金融科技公司中金融的100%股权收购,奥马电器初步完成从冰箱生态到金融科技的跨越。 


区间集大致梳理了赵国栋和其控制的奥马电器在金融领域的布局,QOS白皮书中展示的场景生态和金融服务几乎都能从中找到,包括钱包生活、钱包管家、停车钱包、长治银行、钱包金服、钱包好车、卡惠等。 



来源:公司公告、中信建投发展研究部、天眼查 




提振金融事业 


奥马电器虽初步建立了完整的金融业务生态,但是相关业务发展却不是很理想。 


 奥马电器披露年报数据显示,旗下子公司宁夏钱包金服小额贷款有限公司,2017年营业收入8777.35万,营业利润-5679.96万,净利润为-4237.86万。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奥马电器年报显示,2017年公司应收账款激增,占总资产比例的22.94%,而2016年这一比例是12.44%,原因系报告期捏信贷业务客户贷款及垫款增加所致。 




查询启信宝发现,奥马的钱包小贷有65条风险信息,其中大多拖欠宁夏小贷借款的借款合同纠纷,现在通常将这类人形容为“老赖”。 


在小贷公司“遍地开花”的现今,获客成本越来越高,“难的不是没有钱,而是找到借钱的人。”一位互金公司人士评论称,现在现金贷领域做得比较大的几家企业,每个客户的放款流量成本就有80-100元多一些,这还是一个比较合理的成本。 


面对获客的挑战,区块链自带的社区属性在获客方面无疑是一大优势。QOS项目如果发展顺利会有助提振其金融业务,现在来看QOS不管在场景生态还是金融服务方面,近乎是为奥马电器金融事业量身定制的一个公链方案。 



通证经济困难重重 


金融结合区块链是时下的一个热点,拥有着大量实际落地场景的QOS链无疑会比其他相似的项目更有优势,然而由于通证经济的理论和实践还处于早期发展阶段,试水虽易“吃螃蟹”可不那么简单。 


从目前公开资料还未发现关于QOS或者说“奥马电器”关于币改详细完整方案,在经济模型方面其QOS白皮书显示的主要方法是: 


QOS是公链是代币,是社区通用货币,各消费、金融场景都用QOS代币作为价值贮藏手段和支付手段。吸引用户参与,通过建立完整的数字资产钱包体系,将传统社区用户转化为基于区块链的QOS社区用户。 


然后,再与各大场景运营商合作进行QOS空投,定制签到、拉新、消费、理财等一系列运营服务,对QOS社区内用户进行数字化营销。主网上线后即采取“交易挖矿”“借贷挖矿”等模式进行社区回馈。 


分析人士认为,如果QOS币改仅通过Token吸引用户,进而来获取更多的流量,走的还是互联网发展的老路子,最终能够走多远还很难说。 


 “通过token再造公司的经济模型是非常难的,完全是摸着石头过河,下一步是坑,是地雷,还是平稳的地面,存在许多不确定性。”互联网资深战略家沙加说道。 


 对于QOS而言,一个更大的麻烦是通证经济还未形成真正可实操的理论。孟岩就表示,通证经济的理论和实践仍在总结与形成之中。 


“ 目前通证经济的典型代表是FCoin,其模式有以下四个特点:第一,交易即投资;第二,开源化治理,即账目公开;第三,企业社群化,即把公司化为了一群拥有共同通证的持有者;第四,实时激励。”孟岩说道。 


虽然FCoin采取上述方案,目前FCoin的发也是问题不断。从一开始因为高额返现被薅羊毛者洗劫,到后来社区用户抱怨FT、FI等币价大跌,以及创业板出现大量破发币后,FCoin的社区自治之路前途未卜。 


张健本人也坦言,“目前由于FT本身的价格波动、以及当前一些上币流程及背后的决策动机,再加上当前的市场环境,使得我承受了巨大的压力。” 



2018年8月1日 13点20分 FT价格 



 币改会走向何方 


“其实不仅是QOS项目,在这之前就已经有很多互联网公司、传统企业就已经开始利用区块链改造自身业务,只不过他们没把这一行为用‘币改’来表述。”F5Tech集团、邻萌宝、XStar.io创始人熊立健说道。 


实力处于头部的阿里、腾讯等互联网巨头早就在区块链领域积攒实力。阿里巴巴相关的区块链专利位于中国互联网公司帮首,此前就利用区块链技术完成了跨境支付;腾讯方面,近期就有消息显示申请了波币、波比人等商标。 


中间的互联网公司也在尝试利用区块链技术,用于已有的商业生态内,例如网易星球、迅雷链客、京东的哈希庄园等。 


 而处于底部的互联网公司则更为激进,对他们而言就算可能会触碰到监管的底线,在生死存亡面前“挺身走险”可能就不算什么风险了。 


以天涯为例,其2017年上半年报告显示,天涯社区2017年上半年营收5087万元,业绩亏损792万元。但天涯社区发起的“天涯钻”,以第二期为例,天涯钻3000万,0.5元一个,相当于有了1500万的纯收入,这对于这家互联网公司可以说是救命稻草。 


熊立健认为:“传统互联网团队拥抱数字货币,总体来说会比之前一些程序员随便几个人组个团队圈钱要靠谱的多,当然大家也要小心谨慎,人性的考验是一样的。” 


与此同时,我们也应该看到企业币改确实能够获得暂时利益、流量,但同时也增加了政策风险的聚集度。如果政策监管态势再次收紧,币改项目又对社会的影响是非常负面的,比如造成非常多的币民投资损失,那么币改项目的结局可想而知。 


沙加表示,币改如果只是简单的法币融资、吸流量,而没有深刻思考Token 在公司商业模式方面的意义,不能够增强企业的竞争力和价值,会很容易演变成资金盘模式,就和很多暴雷的P2P一样给社会带来危害。 


对此,张健则很坦然,他表示所有的创新都会面临这样的风险,越是颠覆性的创新,这个风险越大,都是一样的,我们去历史地看,所有颠覆式的创新都会面临较大的风险,因为它的改动比较大,甚至是像通证经济这样,它的目标和核心是改造生产关系,是非常具有底层颠覆性。 


颠覆者不惧政策的风险,并不代表风险不在那里。北京市金融工作局党组书记霍学文在一次公开演讲中特别强调:Token不是货币,也不是有价证券,更不是什么“通证”,也不存在什么Token经济。 


 眼下不管是反对、支持,抑或是持观望的态度,FCoin主推的币改项目QOS都将在近期上线。 


 代表着币改“第一枪”的QOS最终会成为历史的垃圾,还是资本市场改革先锋,在一切还未落定前我们很难评判,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数字货币正在试图挑战现有的秩序。 


在面对两者未来可能会发生的冲突,以及如何让币改正式走上历史舞台,Bpa&Try 创始人刘明提出了一个较为折衷的选择:币改可以做但不能说,币改的本质就是积分代币化,实体企业务必慎重,互联网企业可以试试。 


“当年杜润生解释为什么要把包干到户说成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这么复杂,因为包干到户当年是被批判过的,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不一样,农户只是承包土地,土地性质没有发生变化,这样复杂不直观才能‘忽悠’领导。”刘明调侃道。 





 声明:本文系区间集原创稿件,版权属区间集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已经协议授权的媒体下载使用时须注明"稿件来源:区间集",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作者: 区间集

热点快讯

code
code

Top